十年 滨院——写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祝母校各位老师节日快乐!

发布时间: 2016-09-12  浏览次数: 88

宸萱,06级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校友,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祝母校各位老师节日快乐。忽生感慨,写一点感想,送给所爱的滨院,以及那些年教过以及没教过的各位老师

 

九月,滨院忽然热闹起来,除去已熟悉校园的大二大三大四学生,又添了许多新面孔,白的,黄的,黑的。不过不必担心,过几天,你们都会晒黑。就像当年的我们。军训前没想着要拍张照留念,军训后再照,一水的黑姑娘黑小伙。那年傻呵呵的蹲着或站着成一排排,手里撑着奖状锦旗之类,傻得不能再傻。即便表情都是生硬的,好像也被紫外线晒凝固了一样。可是,那就是我们的青春啊,那就是我们曾经定格的画面啊,那就是,十年前啊。

十年前,第一次走进滨院,什么都是陌生的。路边的迎新摊位,一个个似乎很热闹,又似乎很隔离。后来的时候,我不只一次勾画那个报道的场景,可是却再也回不到当初。那年的幼稚,那年的惶恐,那年对未来的期许,全都被慢慢磨去,而今剩下的,只有模糊的回忆,只有不成片段的追思,只有在时光缝中的慨叹。哦,滨院,我竟认识她十年了。

十年,真的能发生很多事情,滨院在成长,我在停步。有一段时间,我曾离开滨院,以为再不会回来,可是很没出息的,隔不上一年半载就到滨院看看,走曾经走过的路,看曾经看过的风景,买曾经买过的文具,吃曾经吃过的晚餐,可是,却再难见曾经见过的人。你我相隔遥远,人世偷偷改变。那些改变的事情啊,真是再难回还的。可是即便我一步步靠近你,近到一抬眼即可见的亲近,又如何呢?近的是距离,远的是情怀;刷新的是美景,凝固的是记忆。已经能上天的滨院啊,眼瞅着要航天的滨院啊。你是要飞黄,你是要腾达,可是你在我心中,还是那成长着的崭新的滨院啊。

那些年的记忆,渗入了校园的每个角落。那年军训晒过的黑脸,那年拉练绕过的中海,那年供着军被睡过的地铺,那年校园值周爬过的会议桌,那年三下乡睡过的木板床以及糊过窗户的旧报纸,那年看飞院建起、小飞们排队走过,那年在水上广场看过的晚会,那年在千人礼堂听过的许巍和阿牛,那年打过的雪仗,那年挂过的科及补考的课,那年蹭过的一节节选修,那年一次次跑出去通宵的新浪潮,那年翻过的图书馆中一本本的小说,那年在图书馆一楼展厅买过的一本本按斤称的书,那年在电子阅览室前排起的长队,那年在九楼十楼抱一摞摞书占位又不去自习,那年在暑假里不回家全系补专业课,那年被聚集起来动员全系考研,那年每晚披着星光眯着睡眼游离回宿舍,那年走出考场的苍凉,那年泡在八楼翻过的一本本硬壳子的期刊和文献,那年躲在三楼县志书架旁做过的一遍遍行测,那年跟八楼图书管理员阿姨聊过的属相和婚恋,那年系里毕业典礼上党委书记煽情的赠言,那年扔过后来又各自捡起的学士帽,那年在咱家最后的狂欢,那年在吵闹的KTV里半梦半醒中发过的告别短信,那年按斤卖掉的课本和辅导书,那年打包邮寄的铺盖和乱七八糟的东西,那年在离别的音乐中拎着行李独自离校,那年黄河八路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凉,那年刚刚建起的店铺空荡无人的亚洲最大的滨州汽车总站……可是啊,如今再也没了,什么都没了,记忆没了,事件没了,咱家没了,新浪潮没了,八路北面的荒凉没了,操场东面的树林子没了,后来兴建的毕业生纪念林也只闪一下就没了,多了青苹果,多了学苑花园,多了八路后面繁华的风景。那年秋季顺着荒草走过规划局走到中海的记忆,真的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了。那年穿过的芦苇丛、走过的情人岛、看过的月老、爬过的海誓山盟,如今,也变得花哨起来,再不复曾经的模样……

滨州越变越好,滨院越变越好,难变的是当年的情怀。其实就像一个投影仪,把所有的感情投射,当年条件不好,只好用简单的幕布,如今有了条件,换成高大上的设备。可是啊,那块被换下来的幕布啊,又被丢在了何处?当年偷偷在幕布一角写下的青涩的文字,如今又散落在何方?

我常常悄悄走过滨院,背一个跟当年类似的背包,戴一个压得低矮的棒球帽。那些年轻的身影,一个个在眼前雀跃,可是,我却看不到曾经的自己。每一份回忆都是独特的,如今一些系里的老师都比我年轻,我又怎好混在学生堆里寻找当年的模样?何况,当年毕业时的豪言今天我以母校为荣,明天母校以我为荣,简直就是魔咒啊,让灰头土脸的我,怎好意思再回到大滨院说一句嗨,好久不见

最后,送给我爱的滨院一句话吧,这话出自杜拉斯的《情人》: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,现在,我是特为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,那时你是年轻女人,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滨院,你是越变越好,但我想告诉你,比起现在美好而成熟的你,我更爱当初年轻而青涩的你。那年风和日丽,那年岁月静好,那年,我们在一起。

版权所有:滨州学院校友总会
地址:山东省滨州市黄河五路391号 邮编:256600
电话:0543-3191316 邮箱:bzuxyh@sina.com